欢迎光临崇明新闻网!网站地图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主页 | 新闻 | 经济 | 生活 | 教育 | 旅游 | 娱乐 | 健康 | 社会 |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 >

执法大队长兜售假证牟利 执法单位被判处罚金20万

来源:崇明新闻网  更新时间:2017-12-27 20:39
执法大队长兜售假证牟利 执法单位被判处罚金20万

  原标题:执法大队长兜售假证“生财”

资料图。

  湖南省凤凰县文化执法人员,将伪造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出售给网吧业主,然后收取数万元的“好处费”;而执法单位也被裹挟其中,被法院认定犯单位受贿罪

  2017年12月5日至6日,湖南省湘西自治州举行全州文化执法队伍业务技能大练兵大比武活动。来自凤凰县的文化执法代表队名列第二。而此前,因为一起腐败窝案的案发,凤凰县文化执法人员的对外形象曾蒙上过一层阴影。

  2017年4月24日,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对凤凰县原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大队腐败窝案,下达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二审刑事裁定书。

  法院查明,凤凰县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大队原大队长吴晓春、原副大队长王学武,多次为他人违规办理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而谋取利益,并收受他人贿赂、诈骗他人,两人涉案金额共达40余万元;而凤凰县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大队被认定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牟取利益,并利用职权向他人索取资金私自购置单位资产,共计金额达23.7万元,构成单位受贿罪。

  此前,凤凰县人民法院以受贿罪、诈骗罪、贪污罪和单位受贿罪,数罪并罚判处吴晓春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25万元;以受贿罪、诈骗罪,判处王学武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13万元;以单位受贿罪,判处凤凰县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大队罚金20万元。

  文化市场执法人员缘何会伪造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卖钱?作为执法单位的凤凰县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大队何以被裹挟其中,最后被法院认定犯单位受贿罪?随着此案的二审宣判,这起执法人员与执法单位受贿案的案情,慢慢地浮出了水面。

  伪造假证出售

  按照我国相关部门以前的政策,开网吧必须取得文化行政部门颁发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而对网吧进行行政执法的一般是文化市场执法人员。

  2007年8月2日,凤凰县成立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大队,该执法大队拥有行使文化市场行政监督管理等职权。2008年2月25日,吴晓春被任命为大队长,同年4月20日,王学武被任命为副大队长。2011年12月14日,该执法大队更名为凤凰县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局,并升格为凤凰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管理的正科级全额拨款事业机构。

  2009年左右,湖南省相关部门出台政策规定,对网络经营行为不再进行行政许可,这使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一时间成了“稀缺资源”。

  资源越稀缺,市场需求就越大,身为文化执法负责人的吴晓春、王学武深谙此道。于是他们俩便萌生了伪造虚假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赚钱的想法,他们内部称这种证为“空证”。

  2009年,在几番考虑后,吴晓春让王学武准备两个“空证”,以便到时谁要就卖给谁。当王学武发现没有“空证”后,吴晓春就要求王学武填两份假资料做两个假证出来,王学武表示同意,并和本单位职工瞿宏武各备了一份资料。接着,王学武便用杨某乙的名义伪造了“申请报告”“审核审批表”,落款时间提前为2009年3月,同时吴晓春在审批表上签字“同意开办”,最后用“杨某乙”的名义伪造了一张叫“好在来”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2012年3月的一天,谢某某找到王学武要求帮忙办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王学武便建议谢某某去联系吴晓春。之后,谢某某在凤凰县建设银行门口遇到吴晓春时要求帮忙办证,吴晓春表示同意。随后吴晓春就联系了杨某乙,要求其以“空证”持有人的身份和谢某某进行交易,杨某乙表示同意。之后,杨某乙应吴晓春的电话要求赶到凤凰县建设银行,并在谈成13.2万元的转让协议上签字。谢某某将钱转至杨某乙的私人账号上,杨某乙再将钱转送吴晓春,吴晓春送其两千元好处费。

  2012年5月19日,吴晓春以杨某乙的名义伪造了一份转让协议,将“好在来”网络经营许可证的法人变更为谢某某。吴晓春拿到钱后告诉王学武只卖得7.8万元,除去给杨某乙的两千元,将隐瞒下来的5.2万元据为己有。后吴晓春从这7.8万元中取出3万元分给王学武,其本人也从中拿走3万元,同时分给被告单位出纳杨某丙8000元。

  而后,为掩人耳目,吴晓春将剩余1万元作为私自转让文化网络许可证的罚没收入上缴凤凰县非税局(全称:非税收管理局)。

  之后,吴晓春、王学武两人还以同样的手法,多次作案。

  违规过户牟利

  据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吴晓春、王学武等人除了伪造网吧许可证,卖给他人或公司牟利外,他们还将没注销的网络经营许可证私自违规过户给他人,然后收取数万元的“好处费”。

  2009年年初,唐某某找到王学武,要求帮其办理一张网吧经营许可证。王学武将此事汇报吴晓春,吴晓春提出要唐某某出价3万元左右。后唐某某就此事也联系了吴晓春,吴晓春答应帮忙办理,唐某某便承诺给吴晓春和王学武2.7万元好处。而后,吴晓春安排王学武,依照单位保管现已停业但没有注销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的档案,伪造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私人转让协议,更改法定代表人和经营地址,将他人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过户”给唐某某,最后证件的打印制作交由本单位吴某某完成。唐某某得证后不久,吴晓春安排王学武和吴某某前往唐某某处收取事先谈好的2.7万元。经吴晓春决定,其中的0.7万元作为私自转让经营许可证的处罚上缴非税局,剩下的被吴晓春、王学武等人瓜分一空。

  2011年下半年的一天,罗某某及其爱人刘某准备在湘西职业技术学院附近开一家网吧,他们便找到吉首市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大队的工作人员符某某帮忙。

  符某某便联系到王学武,王学武提出要12万元才能办好而且要经吴晓春同意。后来符某某和罗某某来凤凰县找到吴晓春。

  看到是同行找他帮忙,吴晓春在“好处费”上予以了优惠,他答应罗某某出8万元帮忙办理,罗某某当天便从建设银行取出8万元现金交予王学武,王学武给罗某某开具了一张0.8万元的非税票据,并告知罗某某第二天来取证。

  事后王学武依据单位保管的已经停止经营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的档案,通过伪造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私人转让协议,更改法定代表人和经营地址的方式将他人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过户”给罗某某,更改后的单位名称为“凤凰县世纪佳缘网络会所”,法定代表人为“刘某”。

  第二天,符某某陪同罗某某到凤凰县来取证,途中符某某提出还要4万元作为吴晓春和王学武的好处费。到凤凰县后,罗某某便到凤凰县信用联社取出4万元交给符某某,符某某便前往王学武处拿证,而罗某某则在车上等候。符某某找到王学武时,在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大队单位的楼梯间将两万元送给王学武,并表示感谢,王学武当场收下这两万元,后符某某拿走了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并交给了罗某某。罗某某所交8万元除去上缴0.8万元非税以外,其余7.2万元由王学武以账外形式加以保管。当日吴晓春以协调关系为借口从王学武处拿走1万元,而后又以买电脑为借口拿走两万元,这3万元均被吴晓春个人挥霍,剩余的4.2万元,被用于单位开支。

  殃及单位

  法治周末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凤凰县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大队之所以被法院认定单位受贿,还得从一起公车发生的交通事故说起。

  2011年年初,凤凰县鸿腾文化网络公司总经理杨某、董事长唐某某,向凤凰县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大队借公车到吉首市办事,该执法大队的工作人员吴某某也一同前往。在返回凤凰县途中,当车行至凤凰县吉信镇路段时,因吴某某酒后驾驶导致公车被撞毁,经保险公司评估该车已完全毁损。

  事后,吴晓春提出由吴某某和鸿腾文化网络公司共同承担赔偿责任,经协商吴某某同意承担赔偿责任并将9.5万元赔偿款交给杨某保管,该款项被吴晓春、杨某等人私自挥霍掉。同时吴晓春与杨某协商要求鸿腾文化网络公司出10万元的赔车费,另外缴纳15万元冲抵该年鸿腾文化网络公司向执法大队上缴的罚款。

  杨某听后就将此事向鸿腾网络公司董事长唐某某汇报,随后唐某某便召开董事会,并在董事会说凤凰县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大队要其公司出25万元冲抵该年的罚款,经各个股东的讨论后,便同意了向凤凰县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大队缴纳25万元冲抵其公司该年的罚款。2011年4月19日,鸿腾文化网络公司经理杨某将第一笔款10万元交给吴晓春。2011年4月30日,吴晓春来到吉首市湘西州中拓武陵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为其单位购买了一部北京现代牌BH6440AY越野小车,价值20.08万元,上户的车牌号为湘U4567B。

  2011年7月8日、9月29日,杨某又分别将第二笔款10万元和第三笔款5万元送给吴晓春,以上三笔款项共计25万元均未入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大队的单位账目。除购置新车的花费,剩余的4万余元被吴晓春和王学武等多人挥霍掉。

  凤凰县法院审理后认为,凤凰县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局(原凤凰县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大队)作为国家行政机关,非法收取、索取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单位受贿罪。吴晓春作为该单位时任法定代表人,系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亦构成单位受贿罪。

  一审宣判后,原审被告单位凤凰县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局上诉称,吴晓春虽然是原单位法定代表人,但他的一系列违法行为均不是以单位名义实施的,系他个人滥用职权。原判认定用于凤凰县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大队开支8.7万元事实不清,该款用于单位少数人及单位外人员,并非用于单位整体开支。而且,一审认定该单位收受鸿腾文化网络公司15万元贿赂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该款是鸿腾文化网络公司给付的车辆赔偿款,吴晓春所购车辆登记在网吧协会名下,没有证据证明该单位已冲抵当年罚没款,请求二审改判该单位无罪。

  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后认为,时任凤凰县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大队法定代表人的吴晓春以单位名义许诺鸿腾文化网络公司免交当年相关罚款,索取15万元用于单位购车,将罗某、唐某给予的行贿款中的8.7万元用于单位支出,其行为符合单位受贿罪犯罪构成。故其“不构成犯罪”的理由不能成立,法院不予采纳。

分享到:
更多精彩热图
更多今日推荐
更多最新标签
更多拓展阅读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网站标签 企业邮箱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版权所有 崇明新闻网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本网最佳浏览器为IE8屏幕分辨率为1280*768